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我为“十三五”增添正能量



锡崖沟的变迁——李阳波

2018-07-09 16:14:00



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

 

 

 

从王莽岭南坡下山,一路险峰幻叠,峭壁环列。不多久,我们进入一条惊险异常的云中路。它呈“之”字形,七点五公里长,像是一条飘带挂在断壁上。这是锡崖沟人历经三十年,用铁锤、钢钎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的挂壁公路。越野车时而上了沿崖路,车轮下是不见底的深谷。时而钻入一个个隧道。体道也依着悬崖边,大体三米多高,四米多宽。随道外侧开了些距离不等、大小不一的“窗户”还光而入。公路始终紧贴着断壁深沟盘旋而下,坡度很大,有许多急转弯。这样一直下到谷底,眼前就是深藏在大山中的锡崖沟了。

锡崖沟在山西陵川县东南端,晋豫两省交界处。这是个四座大山隔绝的世外桃源。北面是山,是王莽绩的险峰,南面也是山,有青峰围相对峙;西面是山,是白桦山的阻隔,东面还是山,有马东岭作屏障。锡崖沟低于四周峭壁近千米,如同“井底”。沟内方圆约十五平方公里。全村约两百户,八百多口人。居民或依山傍水,或临崖跨润,时紧时散。

自古以来,锡崖沟因周围地势险恶,几乎与外界没有交通;沟里人多自给自足,自生自灭。偶尔有一些壮汉沿着那条唯一通向山外的“蚂蚁梯”和“搭钩梯”冒死到过山的外面。陡峭如削,险象环生,许多路段不能说走,只能说攀援。修挂壁公路前,村民大胆出山而丧命的有二十多人。那些不能称之为路的“蚂蚁梯”、“搭钩梯”有着一串浸透沟里人血泪的故事。

进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,沟里人不再听天认命,向大山宣战。他们几经挫折,却愈挫愈勇,发誓要打通与山外的通道。

1962年,锡崖沟人初战王莽岭。六个月的苦战后,一条窄窄的小道勉强上到山顶。虽然不能走车,但肩挑驴歇总算有了条路。沟里人把这条道叫做“驴道”。1976年秋天,喘过气来的锡崖沟人想在岩石间凿开一条“官道”(能开汽车的路)。但由于没有选择好路线,只凿进了一公里多就停工了。路没有通到山外,反倒把山里的饿狼引到了村里,吃了村里不少家畜。他们把它称为“狼道”。

1979年,他们第三次上马修路,这次改用打隧洞的办法。然而,由于土法上马,缺乏技术,用了一年时间,洞打到三十六米深时,放炮烟尘排不出来,只得再次停工。废弃的隧洞成了村民圈羊的“羊窑”。

1982年11月,不屈不挠的锡崖沟人第四次开山凿路。这一干就是十年。十年间,锡崖沟的干部换了三届,新旧班子交接,都忘不了交好修路的班。十年间,锡崖沟人投入义务工十点零八万个,动土十五万方,凿石七点六万方,凿通隧道一千二百米,架石桥两座。就在公路即将完工的一次爆破中,修路的领头人、六十多岁的老支书董怀跃和年轻的村民宋双保倒在血泊中。殷红的鲜血染红了锡崖沟路。1991年6月10日,第一辆解放牌汽车终于开进了锡崖沟。当时沟里很多人都落泪了……

当翘首回望走过的挂壁公路,我心中充满敬意。这是中国乡村公路的奇迹,一尊表现人类力量和意志的雕塑。锡崖沟千百年来,由于大山阻隔成为世外桃源,如今又因挂壁公路而令世人感动。

锡崖沟终于向世人打开了山门!

然而,挂壁公路只是条简陋的沙石路。一遇雨天,十天半月通不了车,村民们还是走不出去。再说路太陡太险,交通还是不方便,吸引不了太多的山外人。

在挂壁公路问世十几年后,锡崖沟筑路史上又立起一块丰碑。2005年,为了让沟里人更顺畅地走出山外,更好地开发沟里的旅游,上级为锡崖沟修建一条王莽岭隧道公路。它打通一条长长的隧道由南向北纵穿王莽岭而出。公路全长七点六公里,仅隧道就有二点七公里长。它比挂壁公路平缓、快捷多了。而它从开工到通车仅用了十个月。相比开凿三十年的挂壁公路,这条隧道公路显示了现代科技的巨大威力。沟里人感叹:没想到,锡崖沟也能见到这么平整、光亮的水泥路!

挂壁公路实现了沟里人走出大山的愿望,使他们的身心从大山的控措中解放出来;而王莽岭隧道公路促使沟里人与外界快速、便捷地联系,让他们走上致富的快车道。

我们在村里不到一里长的小街上游逛小街两旁,村民们在兜售山货,各自的柳条仅里满是山山楂、核桃、红果、黄梨等山里果品,还有党参、黄芪、灵芝、何首乌等中草药材。一位山里打扮的青年妇女,对我们殷勤招呼:全是山上的,一点污染都没有,挺不容易来一趟,买一点吗?

自从有了挂壁公路、隧道公路,沟里出现了养育专业户,成立了肉牛育肥基地,办了石材厂,开发了矿泉水,建起了水电站。沟里人的市场意识被启动了,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。由于公路的开通,山外人发现了“养在深闰人未识”的锡崖沟的特有魅力。沟里正由山西兰花集团开发旅游。他们的先人也许做梦也不会想到,曾经令世人避之不及的锡崖沟,如今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山外人。

修一条通往山外的路!这是被大山围困的锡崖沟人千百年来永无止息的奋门。从人只能攀爬的“蚂蚁梯”、“搭钩梯”到能通汽车的惊险的“挂壁公路。”再到今天的快速车道“王莽岭隧道公路”。是世代锡崖沟人走过的血泪路、解放路和致富路。锡崖沟和山外的联系,也经历了从大山所因,到打开山门,再到畅通无阻的一步步跃进。

如今王莽岭随道公路已担当起沟内和山外交通的重任,挂壁公路只供人们游览,成了锡崖沟的一个人文景观。

当我们出村北离开锡崖沟时,走的就是这条新修的王莽岭隧道公路。车子在水泥路面上轻快如飞。爬过一段坡度不大的盘山路,再穿过长长的王莽岭隧道,很快就出山外了。出山时,我特意看了下手表,也就一个来钟点吧。

   

 

 【放大字体】  【恢复字体】  【缩小字体】  【我要打印】  【编辑信箱

  相关新闻